万博棋牌app

<small id='Xdnzhx'></small><noframes id='Xdnzhx'>

  • <tfoot id='Xdnzhx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Xdnzhx'><style id='Xdnzhx'><dir id='Xdnzhx'><q id='Xdnzhx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Xdnzhx'><tr id='Xdnzhx'><dt id='Xdnzhx'><q id='Xdnzhx'><span id='Xdnzhx'><b id='Xdnzhx'><form id='Xdnzhx'><ins id='Xdnzhx'></ins><ul id='Xdnzhx'></ul><sub id='Xdnzhx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Xdnzhx'></legend><bdo id='Xdnzhx'><pre id='Xdnzhx'><center id='Xdnzhx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Xdnzhx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Xdnzhx'><tfoot id='Xdnzhx'></tfoot><dl id='Xdnzhx'><fieldset id='Xdnzhx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Xdnzhx'></bdo><ul id='Xdnzhx'></ul>

        1. 现代编辑要具备好的编书心态

          时间:2019-03-01 作者:鲍雄英 来源:出版商务周报

            编辑作为一种职业可能已存在上千年,而作为编辑座右铭的“为他人作嫁衣”,也让编辑工作多了几分崇高和文化情怀。

            文化情怀其实是一种心境,一种心态。心境、心态是心灵世界相对稳定的客观整体,如果仅仅把编书心态系结于此未免空泛,无法道出那一本本书鲜活于世背后的故事,毕竟编辑是活生生的人,有自己的悲喜爱恨。了解一些这样的心理细节,或许有助于编辑行业的持续进步和稳定前行。

          何为“编书心态”?

            当下,出版越来越强调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,一则重在图书的精神质量,二则重在图书的赢利收效。都说好书是“颜如玉”“黄金屋”,出这样的书,作者和编辑的荣耀都不言而喻,但并非所有出版物都能有此殊荣。当然,编辑自会朝着上述目标追寻追求,在策划出版物之初,编辑就和这目标较上了劲,但又往往很难如愿,效益焦虑心态便随之而来。

            人们在考察事物的时候,经常会出现“框架效应”。所谓框架,在心理学上定义为描述问题的方式,它的影响非常惊人。比如,一本书预期会有75%的读者购买,反过来说,一本书预期会失去25%的市场。后者容易让人沮丧,从而忘却了前者的优势。因此,我们在评判一本书稿能否出版时,往往会戏剧性地改变自己的看法,即便有75%的赢面,但是25%的弱势也足以让人产生动摇感甚至放弃。

            客观而言,每一本书稿落锤定音之前,都会让编辑绞尽脑汁,此刻的效益考虑可能演变成一种焦虑心情,即对不确定风险的无法把握而带来的一种心理状态。如果信念足以强大到保持对抗风险的认知稳定,那么一本书稿就可能付梓面市;如果不能,机会成本就只能变成沉没成本。而这种效益焦虑症,在畅销书或获奖书的谋划过程中极易产生。

          出版转型中“编书心态”的多样化

            既然编书会产生效益焦虑症,那么对于如何参与营销的心理认知,就是紧随之后的心态了。

            编辑要考虑营销推广,这既是出版业自身发展的需求,也是编辑自身素养使然以及编辑职业转型的需要,更是对于以往编辑功能定势的倾覆。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往昔只需案头灯下的那种近乎自我实现的状态,一下子变为掉进纷繁复杂的图书市场去琢磨怎么卖书,这对于挥如椽大笔的编辑来说,其心理震荡之大可想而知。至今,对于参与营销工作的认知心理,还会引发编辑的认知失衡和情绪失调。好在随着出版市场化的深入和完善,及编辑年龄的年轻化,这种心态已经基本趋于平和,不再会严重导致编辑的某种心理障碍。

            编辑编书,不仅仅只和书打交道,还要与作者、发行人员、设计人员、印厂人员,甚至行政机关人员打交道,人际交往面广、交往关系复杂。因此,编辑的人际交往心态也是影响工作的一个方面,这里且不谈人际交往的社会思维,只就一个有趣的心理现象——登门槛现象来谈。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,它是指对人加以思想影响的过程,如果先接受小要求,后面有可能会出现更大的要求,其中“信念”和“说服”是把握这个现象的关键因素。比如对于稿件的修改,撇开编辑的学术水准和判断能力不谈,信念和说服能力会发生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当然,交流的技巧也是应当注意的,比如基本的尊重和礼仪。

            作者将稿件交稿后,编辑的又一个心态会浮出水面,即文本编校质量焦虑症。随着出版物编校质量检查越来越严格,很多编辑在新书付印时都心有余悸,甚至害怕付印。严格的“三审三校”也没有彻底杜绝文本差错的问题,这一方面是由于图书编辑过程自有的特点使然,另一方面,编辑的综合素质有待提升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编辑心理研究者众,大道理无须多讲,小细节影响至深。任何事物均有来去缘由,编辑的心态并非一成不变,每个时代精神都会塑造每个时代的编书心态,归因而言,无非精神内因与环境外因,呈现出来也有积极消极之别。也许只有在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的敬业坚守精神之外,尽可能地防止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”带来的对这份职业的漠然,才是每个出版从业者能再次展现自我价值的良好心态。这无关乎高大上的道德水准,而是人心的客观现实。分析一下编书心态,或许更利于从业者的进步。